独爱黄金看不上象牙 贪腐6亿的将军

作者
子龙

 

前中共总后副部长谷俊山位于河南濮阳的将军府。

前中共总后副部长谷俊山位于河南濮阳的将军府。(图片来源:AFP/Getty Images) 
 

2012年2月,中共前总后勤部(简称:总后)副部长谷俊山被军纪委调查;2013年底谷俊山的贪腐案情陆续在大陆媒体曝光,但旋即又悄无声息。2014年,《财新》杂志调查记者王和岩一篇系列报道将谷俊山的老底扒了个干干净净,谷俊山从一个农村子弟摇身一变官拜总后副部长,最后距离他的上将美梦之差一步之遥。

1971年1月,时年17岁的谷俊山初中毕业没多久就参军入伍,新兵集训完后谷俊山被分配至吉林柳河县的沈阳军区航空兵16师48团。1974年谷俊山获得提干名额,任特设师(排职),分管飞机仪表、电器等维修检查。

由于农村兵出身,谷俊山一无背景、二无关系。为在军中获得一席之地,谷俊山充分发挥了其爱搞关系的特长,成功搞定了48团团长张海龙的女儿,成了团长家的女婿也让谷俊山躲过1985年由邓小平主导的大裁军。

回到老家河南濮阳军分区任职的谷俊山,因为不懂陆军业务被安排搞三产,就是将军方的资产变现,帮助军队筹集资金,谁成想正是这一次转折开启了谷俊山日后疯狂的人生,可以说军队成就了谷俊山,也是军队让谷俊山的人生跌入谷底。

据媒体最近爆出的资料显示,谷俊山涉案300多亿元,贪污受贿超过6亿,属于中共特大的贪腐案件,也是中共军方历史上已知的最大腐败案。谷俊山的大后台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也因此被拉下马,徐才厚及其老婆、女儿、秘书一一被捕。随着徐才厚的暴亡,谷俊山案才慢慢消散于公众视野。

 

(网络截图)

 

《财新》记者王和岩曾长时间蹲守谷俊山在河南濮阳营建的将军府,军纪委查封将军府时财物装满4辆卡车,其中有“一帆风顺”的大金船、一个寓意“金玉满盆”的金脸盆以及一尊纯金毛泽东像,仅军用专供茅台酒就装满了2卡车,共计1800箱;茅台酒有陈酿100年、50年、15年的。另外还有11张东北虎虎皮,几十根非洲象牙,这些东西都是谷俊山不要的东西,在北京会所住宅放不下,才派人放在老家藏匿。

谷俊山独爱黄金,他用收受的金条铸造了3尊几十公斤重的金佛,放在北京会所。在受贿后期,谷不收金条而只要金粉,总政歌舞团向总后申请扩建歌舞团的排练厅和排练楼,预算为8000千万元,谷俊山下拨资金1.9亿元,同时向该歌舞团基建负责人索要500万现金和5公斤黄金,现金已经不能满足谷俊山,黄金才能代表贿赂者的诚心。

据一知情人士透露,谷送礼方式也别具特色,他会准备一辆12缸的奔驰600,里面有上百公斤的金条,车钥匙直接给送礼对象。因为金条实在太多,谷俊山不得不不断把收来的黄金铸造成佛像、毛泽东像等器物,或用于镇宅,或用于送礼。徐才厚和军方系统中的一众高官就是这样被谷俊山一一拿下的。

谷俊山是出了名的爱搞关系、攀附上级,但是如此爱搞关系之人却栽到了人际关系之中。谷俊山到总后不久,刘少奇之子刘源平调至总后任政委,成为谷俊山的上级。刘源非常不满谷俊山的嚣张跋扈,于是两人逐渐交恶,谷俊山更是警告刘源“你不挡我的道,我也不挡你的道”。

显然,权倾一时的谷俊山显然低估了刘源的能量,爱搞关系的谷俊山也是没能发现政治风向的转变,专业搞关系搞攀附了几十年,依然没躲过马失前蹄的命运轮回。

恐吓刘源所带来的结果是灾难性的,刘源曾公开称,总后的腐败“非常严重”,已经危及到共产党的统治,“我就不信没有王法了,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跟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

当时的刘源不敢跟徐才厚叫板,大发雷霆也只能针对谷俊山,谷俊山也没有把刘源放在眼里,更没有私下与刘源和解,只是在背后悻悻指刘源“他算什么东西”。

其实,要办谷俊山是胡锦涛和习近平共同的意思,谷俊山下台前十多年的仕途顺风顺水,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谷俊山的人生哲学,只要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

然而,谷俊山的贪腐行为和跋扈本性只是中共官僚们的冰山一角,整个军方体系并没有因为谷俊山和徐才厚等一众军老虎的落马而好转,新的谷俊山和徐才厚也许正蓄势待发,企图在腐败方面超越谷俊山和徐才厚。

 

 

 

 

来源: 看中国